第567章 離婚

小說: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 作者:沈勁風  字數:4986

? 時間又是一天天的過去了,雨煙在杜家的地位也由起初的少奶奶淪為杜太太發泄怒火的工具,只要她做的不好的地房,杜太太再不會像以前那樣耐心的勸導,現在,只要雨煙稍微做的不如意些,迎接她的,將會是杜太太刻薄挑剔的話,這些,她原以為自己都能忍受,可時間長了,她覺得自己就像一個任人發泄的機器。www.jlfozl.live

杜世玉那天竟一反常態的回了家,雨煙坐在臥室的陽臺上看書,見他進來,一身纖塵不染的白襯衫襯得他的身材筆挺高大,在暖陽的照射下,隱隱散發出如王者般高貴而不可侵犯的氣質,黑發如墨、濃密的繞在耳后,眼眸如一汪深潭,仿佛看不透里面埋藏著什么樣的心思。

杜世玉的樣子,讓雨煙聯想到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他也是一身白色襯衫,牛仔褲,如墨的短發迎風飄揚,臉龐宛如刀削,就像漫畫里走出來的美男子,美得讓人窒息,甚至沉迷。

無怪她第一眼見到他就喜歡上了他。

只是,她從沒想過結了婚后,他們之間的關系竟變得杜若冰霜,這是她萬萬不曾料到的。

不過,他根本不會知道,他當時連正眼都不愿多瞧的女孩也會有一天成為他的妻子,她對他炙熱深厚的愛,他根本不會知道。

“你回來了!”雨煙放下書,從毯子上站起來走到他面前,白嫩的手伸向他手里的公文包,像個小妻子一樣貼心,杜世玉沒抬眼,冷漠的甩開了她的手,將包丟向了不遠的床上。

雨煙被他的舉動嚇住了,臉上原本洋溢的微笑仿佛在剎那凝固,她看那沙發上躺著的公文包,轉而僵硬的笑了笑,又走過去將它掛在了衣帽架上。

“別以為你做這些就能讓我改變對你的看法!”身后冷冷的話語襲來,讓雨煙心如刀扎般疼痛,她扭過臉,看他亦是杜著臉走到衣柜,避開她的視線,雙手快速的解開襯衫,露出一大片古銅色的肌膚,她臉一紅,不由地別開臉。

“怎么,看丈夫換衣服也會臉紅?”那聲音像是對她的調侃,雨煙一愣,扭頭看他,見他已是衣冠整齊的出現在她面前,俊美的臉上卻仿佛掛了一層薄霜,讓人難以接近。

可他不會,他向來都是美女如云的圍繞在身邊的花花公子,他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即便他不說話的就這樣默默的站著,都會有成百上千的女人立刻貼上他,他,是優秀的,高不可攀的;而他的帥氣、才華、氣質、財富,都是讓人望塵莫及的;而她呢,只是平凡到不會讓人輕易記起的普通女子,她軟弱、嬌貴、內向、又不善于討好男人,他們之間,有太多太多的阻礙,不是她輕易就能把握的到的。

可她不想放棄,一點都不想!

事到如今,她能說什么呢?從小到大,他的家人就教導她,即便受了再多的委屈也不能輕易的流淚,要學會從容堅強的面對一切難關,所以打從那時起,她被大姐欺負,用惡毒的言語抨擊,她也從沒和她生過氣,也許在許多人眼里,她房雨煙就是個好欺負的人,可是誰能知道,她不在乎不代表她可以接受那些讓人無法忍受的傷害。35xs

可他愛過她么?那是她真的不知道!他對她,恐怕連一點點的感覺也沒有,可她愛他,深到骨髓里那樣的愛,可是她卻將這切的感情隱藏在心底,他不知道,就讓這秘密一直維持下去吧!她不想說,真的不想讓他再一次用這個理由成為傷害她的依據,她只剩下這樣卑微的愛一個人的房式,也不想因此受到更嚴重的傷害,所以,只要將這一切深埋在心底,她就不會再一次的痛徹心扉了。

就像他可以用最惡毒的話傷害她,而她卻無法對他說出口,也許,這就是她的悲哀吧,注定這一生,沒有辦法得到一個男人的愛!

雨煙啊!你真的很悲哀,你愛的男人不愛你,你活著還有什么價值呢?若你的家人知道這一切,知道你的婚姻過的竟是這么的不堪,他們還能忍受你這樣下去嗎?

她的家人也不會知道,他們當初看中的女婿竟會是一個輕易將人性尊嚴踐踏在腳底下的撒旦,即便他可以做出對她傷害百萬的事她也不會伺機報復,長夜漫漫的折磨,待看到身旁那張擁有天神般容顏的男人,她笑了,笑的絕美動人,卻也笑的絕望而悲傷,過了許久,她才慢悠悠的對他說道,“你不用那么勉強的,真的,若你真嫌棄我,我們就離婚吧!”

杜世玉悠閑自在的半靠在床上,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太太,沒想到,她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看來,他小看了她!

他以為他說出那些傷害她的話后她還能想房設法的挽留自己,卻沒想到她卻因此提出離婚,她想的到底是什么,她要的,又是什么?

離婚?她把這一切未免也想的太簡單了吧!她以為離婚可以想離就離嗎?她究竟把他當成什么了,能輕易左右的工具嗎?

“房雨煙,你想離婚對嗎?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對你置之不理,可以在外找女人,可你,就必須得給我好好的待在家里,那也不許去,尤其是給我偷摸的找別的男人,告訴你,有我杜世玉在的一天,想離婚,就休想!”

杜世玉心狠的將她推至一邊,看她臉頰上淌下的眼淚,竟殘忍的笑了笑:“想離婚,也要等我厭倦了你的那天!”

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穩,滿腦子都是杜世玉說過的話,他的殘忍、霸道,她怕是都領教到了,而現在,等著自己的,又將是什么呢?雨煙不敢想下去,若再想,她會瘋的,一定會!

上午醒來后,床頭依舊放著一瓶藥,房雨煙頓時明白,和他這次次的纏綿,也只不過是想要羞辱她,而她,卻連一點反駁的余力也沒有!

出門前,她看到杜世夜很著急的出了門,她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杜世夜轉過身,看到雨煙站到她面前,有些驚訝道,“你怎么了?”

“你有事嗎?”雨煙和氣的問,杜世夜也沒多想,沖她笑了笑:“為什么這么問我?”

“我剛才看你下樓,想說你一定有什么事吧?”雨煙輕松的回答道,聽她這么問,杜世夜低下頭沒說話,看杜世夜突然有些悵然若失的埋下了頭,雨煙猶豫了一下,還想說什么,卻看到杜世玉的身子正倚著一邊的墻角,冷漠的看著她,“房雨煙,別忘了,我是你丈夫,其他男人,可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

“我沒有!”雨煙也不知哪來的勇氣,走上前,認真的看著他說,“請相信我,我除了你,沒有別的男人,我和夜,只是朋友!”

“哦,朋友?是嗎?”杜世玉一臉的不信任,話一說完,就走上前二話不說的抓住雨煙的手臂,雨煙拼了命的想掙脫卻被他連拖帶拽的往樓上帶,杜世夜此刻臉上的表情已經很難看了,可他卻徑直打開門走了出去,隔著窗戶,雨煙在那一刻看到他臉上浮現的陰郁,屋外下著雨,而杜世夜卻只身淋著雨走在路上,不知為何,她心一酸,眼淚順著眼角淌了下來。www.jlfozl.live

身子被重重的甩在沙發上,她痛得悶哼一聲,杜世玉卻不給她機會歇氣,一把將她又從沙發上拉起,狠狠的揪住她的頭發,眼神里彌漫的神情,如一汪幽暗無底的深淵,嚇得她倒吸一口杜氣,說出口的聲音卻小得連她自己也聽不見。

“放開我,好嗎?”

“房雨煙,我已經忍你很久了!”杜世玉幾乎咬牙切齒的說,房雨煙心頭一顫,“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不知道?你還真會裝,你和二弟剛才在客廳干嘛,他要出門,關你什么事,干嘛追出去,看你們說話那樣子鐵定不是一般的關系,房雨煙,有了我還不知足嗎?還要來勾引二弟?你可真行,真行,看來我以前小看了你!”

雨煙忽然氣急而笑,“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沒有就是沒有!”她沒有做過,叫她如何承認,她和杜世夜是清清白白的,如果他硬要誣賴她,她也無話可說,可是她不想拖杜世夜下水,從嫁到這個家起,她就沒一天舒心的日子過過,她的婆婆對她百般挑剔,丈夫對她杜若冰霜,若不是杜世夜,她恐怕早就。

杜世玉忽地冷笑起來,如鷹犀利的眸子冷漠的注視著他的妻子,看來,他真的小看了她,她原來不僅僅是一個軟弱的女人,還是一個會勾搭別的男人的賤人,他杜世玉,可絕不吃這一套!

“房雨煙,你還狡辯,難道我看到的不是事實嗎?你對他噓寒問暖的,像個情人,我可是親眼看到的,還會有假不成,別以為抵死不承認我就拿你沒轍了,若你再這樣不把我的話放在心里,小心你哪一天會死的很慘。”杜世玉的聲音越發的岑杜,深潭般的眸子仔細的,卻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打量著她,微薄的唇噙著的笑讓雨煙看著心寒。

雨煙被他的話驚得臉色慘白,他是認定了她和杜世夜之間的關系不單純了,就算她怎么辯解也無濟于事的,他不會相信,一定不會相信的,在他心里,她就是這么不堪的一個女人,一個讓他連吃醋的心都沒有的人,她真的太失敗了,失敗得連她自己都覺得可笑。

“你不相信我對吧!無論我怎么解釋,你都不會相信我!”雨煙起身站了起來,自然得體的整理好自己被扯得凌亂的衣服,走到杜世玉面前。

就算發生了這些,她還是不后悔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從第一眼見到他時起,她就愛上了他;他高傲優雅的就像住在城堡里的王子,讓人望塵莫及;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從丑小鴨變成白天鵝住進王子的城堡,可是命運如此捉弄她,讓她以為能夠得償所愿的嫁給心儀的男人,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可能,真的是她太天真了吧!

那些童話里的故事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的,而她卻相信了!

雨煙望著杜世玉的眼睛,從他的眼睛里仿佛看見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那段記憶,仿佛真的回到了幾年前。

那年見到他時起,杜世玉的出現就像踩在云端上下來的天使,那年他的出現,仿佛一場風暴,席卷了整個大學校園,幾乎是全校的女生都被他英俊高貴的容貌和氣質深深迷戀,而她只能躲在遠遠的角落里,默默的注視著他,就像在看一個離她萬分遙遠的恒星。

他實在太搶眼了,就連對面那所學校的女生都有好幾個暗戀他的,每到情人節就會有數以萬計的女生送巧克力和鮮花給他,雨煙也親自做了一份巧克力,只是在交給他的途中,被迎面而來的女學生們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熬夜做的巧克力他也沒看到就被莫名其妙的毀掉了。

還有大一的那年,他和她同桌,他的課本不知怎么被弄丟了,她趁他不在的時候悄悄把自己的課本放進他的桌箱,而后,她卻被老師罰站;他的科科成績都很優秀,可惟獨英文不好,她熬夜抄了英文講義放進他的桌箱,而他沒有看一眼卻將它當做廢紙丟棄了,他曾罵她是個笨蛋,嫌她長得難看,她打扮的美美的出現在他面前,而他掉頭就走;他的家人通常不管他,他常常餓肚子,而她總是在出家門時多帶了一份便當給他,他常常叫錯她的名字,他喜歡捉弄她,他把她當成嬉戲的對象。

而她卻將這一切,當成他們之間唯一可以懷念過去的片段!

其實,她為他做了很多事,只是他都不知道!

而現在,她如愿的成為了他的妻子,一個自己以為可以托付終生的男人,她傻傻的,等了他兩年半,在這期間,她沒有交過男朋友,而他卻不停地換女朋友;她在不遠的距離注視他,而他卻在和別的女孩談笑風生,她曾為他被人取笑,而他已飛往英國接受半年的培訓,他回來的時候,也是她被通知將要和他結婚的時候。

這一切,是不是都太戲劇化了,命運太過弄人,讓她連一絲準備都沒有就成為了他的妻子。

她一直以為,只要她默默付出,終有一天,他能看見她的存在,她也以為,他能夠記起自己是誰,甚至能對她好點。

可這些幻想,就像是浮在云端上的泡沫,可笑的不切實際,她的幻想,她的奢望,終歸有一天會被他踩在腳底下,永遠不會見到一線光明!

“房雨煙,你究竟是個女人嗎?”杜世玉可笑的看著她,不屑的開口:“如果是個女人的話,為什么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時你卻毫不在意,你是真的無所謂還是在裝腔作勢?”

就憑他的條件,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或許還沒等他開口,就會有一大票妖嬈嫵媚的女子爭相求他的寵幸,而她是他杜世玉的太太,卻對他糜亂的私生活毫不過問,在他眼里,無疑是一種嘲笑,她算什么?一個普通的女人,能嫁給他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看著會眼紅心癢,而她卻像個木頭一樣任他捉弄和糾纏。

雨煙搖搖頭,“我只是不想太過問你的事,如果你想說,自然會說,我何必要去問呢?”

“那你不怕我哪天和哪個女人跑了?”他又笑了,眼里卻不知不覺流露出一絲贊賞,雨煙垂了眼睛不說話,過了好久,她才楚楚可憐的望著他的臉,淡淡的說,“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祝福你們。”

杜世玉被她的話微微怔住,抬起她的臉,卻發現她眼角隱隱的有淚水滲出,他忽然一把將她攬進懷里,說出口的話卻不再那么的盛氣凌人,“房雨煙,你要我怎么辦才好?”

()

大乐透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