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靈異 > 開局一把天生牙 > 第225章 圍魏救趙

第225章 圍魏救趙

小說:開局一把天生牙 作者:小愚若智  字數:2800

? 關于御主是否應該和從者一同行動,有許多種說法,不過具體還要看情況。閃舞小說網www.jlfozl.live

征服王平常帶著韋伯一同行動,一方面是他生前就時常身先士卒,習慣于帶著自己的部下一同沖鋒,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的御主沒有很強的魔術實力,也沒有優秀的魔術工房保護自己。

有魔術工房保護的話,一個稍微弱一些的魔術師就可以和被自己強的魔術師周旋上很久了,甚至還有反殺的可能。

時臣就有非常優秀的魔術工房,可惜這個工房在英靈面前實在是不堪一擊,如果是其他御主進攻過來的話,時臣有自信自己不會輸,可是從者的話就不行了。

結界職能拖延berserker的攻擊速度,眼看著berserker打穿花園,快要到一樓了,遠坂時臣已經沒有選擇了。

berserker的襲擊讓他迫不得己使用珍貴的令咒召喚回自己的從者來,吉爾伽美什在一陣光芒之中出現,還沒有來得及訓斥自己的御主,就看到了快要沖到二樓的berserker,吉爾伽美什立刻向著他的的方向一揮手,數十件寶具出現在半空中

“瘋狗,打擾本王的雅致,罪該萬死!”

寶具開始瘋狂地向著berserker發射,而此時的蘭斯洛特,因為解除了額外的強制狂化,可以使用自己本來的寶具“無毀的湖光”,即使變成魔劍,也是a等級的寶具,其質量也遠遠超過征服王寶庫之中的普通貨色。閃舞小說網www.jlfozl.live

抽出這把劍的時候,蘭斯洛特全部的參數值提升一個等級,這次他完全不需要用“騎士不死于徒手”的技能奪取別的寶具,直接用黑色的魔劍將射過來的寶具一件件劈碎,繼續朝著吉爾伽美什進攻。

單純論武藝,這次圣杯戰爭武藝第一之人,蘭斯洛特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吉爾伽美什稍微驚訝了一下,現在的berserker,和上次在港口倉庫對戰的時候狀態差別非常明顯,少了幾分癲狂,多了一些理智,武藝發揮出來看著要順暢很多,雖然還在“狂犬”的范圍之內,卻是不得不重視的“狂犬”了。

微微點了下頭,王之財寶再次打開,這次出現的,都是b以上的寶具。

既然剛才用的低級寶具都被那把漆黑的魔劍粉碎,就用更好的來吧

“區區狂犬,竟然向王狂吠,夾著尾巴死去吧!”

比剛才還要密集的寶具大發射,和暫時雙刀流的蘭斯洛特發生了碰撞,場面很失控,反正遠坂家的地板是全毀了,而且這里還是二樓,地板的窟窿直接就是一樓,整個戰斗的環境變得非常復雜。

這個時候剛剛將言峰綺禮殺死的阿爾托莉雅還想要趕路去幫蘭斯洛特,卻被切嗣制止了

“saber,遠坂宅和冬木會館之間的距離不短,saber你又不能靈體化,趕路的速度沒有那么快,也沒有快速移動的道具,等你過去的時候打斗基本上就已經結束了。35xs

雁夜手里的令咒還沒有用,我會打電話告訴他差不多的時候就用令咒將berserker召喚到他那里的。

你快點幫忙,我們把小圣杯的裝置拆下來,快點撤離這里,防止一會archer再過來!”

阿爾托莉雅剛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的御主說得對,這個時候她多么希望自己有rider的牛車那種能飛的坐騎。

一咬牙,趕快幫忙在愛麗斯菲爾的指揮之下拆卸。

所有人當中,最了解小圣杯的,就是前任小圣杯的愛麗斯菲爾,同時她手里還有帕拉塞爾蘇斯留下的說明書,說明書中還真的有所有器械的拆卸和安裝方式,趕快對照著說明書指揮大家將所有器材拆下來。

此時的切嗣沒有參與,而是上去檢查了一下,確認倒在血潑之中的言峰綺禮這個大敵已經徹底死亡后,再次撥通了電話,聯系到了間桐雁夜,通知他這邊已經脫險,可以撤回berserker了。

不是沒有想過利用這個機會讓berserker退場,只不過剩下的從者之中,archer最強,rider也有一個超強的固有結界,caster和他的御主神神秘秘不可信任,只有berserker和他的御主還有一點可以信任的資本。

如果能保全這個從者作為saber的部下,肯定能在未來起到關鍵的作用,合理利用的話,saber和berserker的聯手,肯定能發揮超常的戰斗力,下次就可以先把那個看著最弱,但是手段層出不窮的caster除掉了。

電話的另一邊,間桐雁夜結束通話之后,又拿起了一個水晶球,對著水晶球小聲說話

“berserker被王之財寶壓制,是否撤離?”

很快,從水晶球響起了黑鐵一豐的聲音

“用令咒把berserker叫回來吧,僅僅靠他想要正面擊殺archer還是太難,撤退。”

之前間桐雁夜已經用掉了兩條令咒,但是已經從一豐那里得到了補充,現在仍然是三條令咒,抬起手來,熟練地使用

“以令咒命令,berserker,來到我身邊。”

這個時候,遠坂宅,從寶庫之中將ea都拿出來的英雄王,剛剛打算發一個光炮,對面的berserker突然消失不見,拿著不斷轉動、和“劍”沒有太大關系的造型的ea,archer心里非常郁悶

“可惡,狂犬被主人救走了嗎?時臣,你可真會使喚本王啊。”

將注入ea的魔力撤掉,再次將ea放回寶庫之中,開始訓斥自己的御主。

剛剛被從者救下性命的時臣也很郁悶,看著手上只剩下一條的令咒,他只能再次單膝跪下,開始向英雄王請罪,心中暗恨那個專門和他作對的間桐雁夜。

此時的間桐雁夜拍著蘭斯洛特的盔甲,開懷大笑

“哈哈哈,我都能想象到時臣那個家伙的臉色了!想不到吧!哈哈哈!

真是讓人愉悅啊!果然一豐君說得對,越高傲的家伙,吃虧的時候越容易露出丑態啊!”

笑過這一陣之后,再次拿起水晶球匯報了一下,然后拿起手機,重新給衛宮切嗣打了電話,通知他berserker已經安全撤離,代價是耗費了一枚令咒。

聽到berserker安全的消息,切嗣覺得沒什么,阿爾托莉雅則舒了一口氣

“不愧是蘭斯洛特,archer那個家伙的寶具真的很強!

aster,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讓我和蘭斯洛特卿聯手一同和archer對抗吧!”

切嗣不動聲色,心中卻思考著saber和berserker聯手的情形。

勁力b的saber扛著最多的東西,四人迅速將所有必須的儀器以及身為小圣杯、已經幾乎動彈不得的工具人·雨生龍之介,遮遮掩掩地迅速撤離了地下的神殿。

在他們離開十多分鐘之后,從地下排水道中,本來已經撤離的人偶再次出現了兩個,重新進入神殿,抬起了已經死透的言峰綺禮,又一次消失在黑暗的排水道之中。

大乐透投注技巧